关灯
护眼
    荀攸心中有所怀疑,很快便去着手调查此事,但几天过去,他将曹操府中所有的蜜食都拿取一份,找高明的医士验证,最后得出的结论都是一样。

    只是纯粹的蜜食,除了糖蜜,并无其他有害的东西。

    荀攸满腹狐疑,自己怕是想多了,那凶虎总不可能把吃蜜食的所有人都毒死吧?

    他和陈群凑在一起,两人商量了半天,也没有得出个头绪,此时荀彧走了进来,荀攸赶紧起身拜道:“叔父,攸有一事请教。”

    听完荀攸的话,荀彧先转向陈群,出声道:“长文怎么看?”

    陈群苦笑道:“我和公达看法相同,这蜜食价钱颇高,也算是士族才能吃得起的,要是有心控制流向,未必不能将某些特定之物,让曹公吃下。”

    荀彧想到了死去的袁绍,眉头微蹙,他并不赞同这种做法,但是生死大敌之间的谋略算计,本就是无所不用其极,他也说不出什么。

    他开口道:“贩卖于市面上的货物,能够让选定之人吃下,这环节免不了经过知情人之手。”

    “而能够得知内情的,无一不是明公身边最为亲近之人,长文是说,明公身边,也有如袁谭那种人物吗?”

    陈群一愣,随即脸色苍白,他和闻言反应过来的荀攸对视一眼,这事情可不能随便说!

    袁绍之死,在于曹营这边利用两子争位的心理,通过袁尚身边人,将五石转给了袁绍。

    而陈群荀攸现在的怀疑,是基于蜜食得走向的,这无疑是在怀疑曹操的身边人!

    这样一来,这件事情就变得极为复杂了,曹操本就多疑,如果他知道了两人的想法,该会怎么想?

    是怀疑自己的子嗣有异心,还是怀疑两人居心不良?

    无论哪一点,对如今刚走上正轨的曹营,都是不少的伤害!

    看着冷汗涔涔而下的荀攸陈群,荀彧悠然道:“两位明白了?”

    “就像文则和那凶虎见过几面,便被怀疑,即使这几年尽心尽力,但一直没有洗清身上的嫌疑。”

    “有些人根本不相信凶虎和文则接触,完全没有拉拢过,这让文则百口莫辩,偏偏无法自证,换做你们会怎么想?”

    “有时候想的太多,反而不是好事。”

    荀攸涩声道:“那如何确定蜜食真的没有问题?”

    “亦或说,这根本就是凶虎让我们互相猜疑,故意抛出来的诱饵?”

    出乎两人意料的是,荀彧淡然道:“我不知道。”

    “凶虎这人不简单,除去谋略,他确实知道一些我们难以理解的东西,这点我也自愧不如。”

    “我不能说蜜食肯定没问题,但只要明公不吃蜜食,不就行了?”

    荀攸和陈群听了也不禁心中赞同。

    这还真是个办法!

    两人兴冲冲跑去找曹操,结果进去的时候,曹操正在吃一盒酥糖。

    他见两人进来,便笑道:“正好,公达长文,你们尝尝这个。”

    “这是益州产的酥糖,很好吃呢。”

    两人只得接过来放入口中,果然味道甘甜,回味无穷。

    他们刚要道谢,随即反应过来,不对,自己不是过来劝曹操吃甜食的吗?

    荀攸只得涩声道:“谢明公恩赏,但攸听闻,蜜食吃的多了容易伤身,还望明公斟酌啊。”

    曹操叹道:“我倒是知道,但是你们也知道,我有头痛和牙疼症,只有吃些蜜食,才能缓解啊。”

    陈群犹豫道:“有没有可能,这牙疼症和吃蜜食有关?”

    曹操此时已经听出了些不一样的味道,出声道:“伱们两个想要说什么?”

    荀攸陈群见支支吾吾把怀疑的事情说完,曹操哑然失笑道:“我看你们两个真是想多了。”

    “天下之大,各州都产蜜食,并在各地流通,你们觉得把毒药混进去可能吗?”

    “这其中要靡费多少人力物力,误杀多少人,有这个精力,何不收买我身边人,或者给我看病的医士?”

    “这益州的酥糖,难道也是那凶虎的主意?”

    “我知道你们是担心我的身体,但是你们不知道头痛症发作时候的厉害,药石难治,要不是能吃糖缓解,我哪还有其他办法?”

    “而且咱们困难时候,都快要饿死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没吃过,难道还要去一个个查?”

    两人无言,曹操的头痛牙疼,很多医士都过来看过,但就是没有治疗之法。

    两人只得齐声道:“望明公保保重身体。”

    曹操点头道:“两位有心了,我以后会尽量少吃的。”

    “你们一人带一盒。”

    两人捧着酥糖出来后,相视叹息,陈群道:“看来此事也只能到此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