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皇宫,御书房中。

    隆庆帝看了眼下方的几位内阁大臣,和兵部尚书李广路。

    开口道:“诸位爱卿,今日叫你们来,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下,宁国公所奏之事。现在叛军都固守在长安城里,人数更是超过了十五万,而宁国公手里只剩下七万余人了,想要攻破长安城,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诸位爱卿可有何良策。”

    杨怀拱手道:“陛下,宁国公不是要火药吗,给他就是了,有了火药或许就能攻破长安城了,可让宁国公年前攻破长安城,彻底平息陕西叛乱。”

    隆庆帝眼中寒芒一闪,深深地看了杨怀一眼。

    他虽然不会打仗,可是兵书却是看了不少,眼前的局势,想要以七万多人,攻破十五万人守护的长安城,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更别说,还要让贾琮限期攻城了。

    这简直就是想让贾琮去送死,想让朝廷的大军去送死。

    这老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要是贾琮这次全军覆没了,他真不知道还有谁能够挂帅出征。

    隆庆帝虽然心中恼怒,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不动声色的道:“诸位爱卿,你们觉得杨爱卿的提议如何?”

    他也想借此看看众人的态度,是不是也如杨怀一样,为了恩怨争斗,丝毫不顾及朝廷的利益。

    胡庸看了杨怀一眼,心中暗暗叹息,对他的心理已然明了,然此举颇为不智。

    这对付贾琮的意图太明显了,明眼人都能够看出一二来,陛下估计也看出来了。

    一旦贾琮大败,这好不容易得来的优势,可就不复存在了,到时候这个责任可是不小,自己还是不掺和了。

    胡庸一副沉思的样子,既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

    其他几位内阁大臣也不是傻子,同样也选择了沉默。

    李广路皱了皱眉头,自然也看出来了,奈何他是兵部尚书,严格说起来贾琮也是他们兵部的人,这要是因为杨怀战败了,自己也脱不开责任。

    到时候杨怀老小子,再使个花招将责任推给兵部,那自己可就坐蜡了。

    以这些人无耻的程度,是完全能够做得出来的。

    想到这里,上前一步道:“杨大人此举不妥,想要攻破城池,起码要比城中的兵力多出数倍才行,可眼下恰恰相反,城里的兵力要比城外多了两倍不止,强行攻城与送死无异,很可能就会让我朝廷大军,再次全军覆没,试问杨大人,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

    杨怀抽了抽嘴角,他可不敢说自己负责,他只是想给贾琮下绊子,可不想把自己搭进去。

    强自辩驳道:“李大人,你说的那是正常情况下,可是宁国公是正常人吗?明显不是,自打宁国公带兵入陕西,一路势如破竹,犁庭扫穴一般,几乎将整个陕西的叛军扫荡一空。

    目前更是以七万兵马,将叛军的十五万大军,堵在了长安城里,不敢出城应战。如此能为,试问谁能做到?就连老夫也是佩服万分,相信宁国公能够再创奇迹,攻破长安城,彻底剿灭叛军。”

    “嘶······”

    这老家伙真是好毒,这是要捧杀啊。

    就是李广路也无法反驳,因为这老家伙说的是事实。

    真要是战败了,那也怪不到他,只能说是意外吧了,人家也没说假话,贾琮前面表现得太强了。

    隆庆帝虽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心里也对贾琮产生了一丝期盼,也想让他尽快剿灭叛匪。

    不过仔细的想了想,还是压下了这个念头,没有选择冒险。

    李广路道:“陛下,战场上的情况,我们并不是很清楚,不好给宁国公指手画脚,何时攻城,还是让宁国公自己拿注意吧。要是真有机会,真有把握,宁国公早就攻城了,何必还要向朝廷求援呢?这说明宁国公也没有把握,还请陛下三思。”

    隆庆帝点了点头,在这关键时刻,他也不想再出意外,把这大好的局势给葬送了。

    只要能赢了,就算再拖延一年时间,他也愿意。

    毕竟那些叛匪,都已经集中在了长安城里,还被贾琮给堵在了里面,除了长安城,整个陕西都已经被贾琮收复了,重新回到了朝廷的怀抱。

    对于这个结果,隆庆帝还是很满意的。

    对于贾琮的能为,也更是高看了一眼。

    隆庆帝道:“宁国公战力彪炳,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几乎收复了陕西,实乃大功一件,如此还是以稳妥为主,战事上面就让宁国公自己做主好了,他的要求,朕也准了。李爱卿,你们兵部尽快将所需物资,送到宁国公手里。”

    李广路道:“老臣遵旨。”

    隆庆帝又道:“诸位爱卿,对于宁国公的封赏,也该议一议了,诸位可有什么意见。”

    胡庸拱手道:“陛下,此次虽说是剿匪,但是叛军势大,又击败了朝廷十几万大军,更是占据了这个陕西,可谓是声势浩大。

    宁国公入陕西后,历经十数次大战,消灭叛军近二十万,将叛军之势彻底的压制住了,其进军速度,可谓是秋飞扫落叶一般,大涨了我朝廷的气势,功劳甚巨,理应重赏。

    只是,宁国公已经是国公爵位了,再要封赏,难道真的要封王吗?若是彻底剿灭了叛军,凭着收复一省之地,斩杀三十多万人的战绩,封王还是有些勉强的,要是再加上在辽东时的功绩,到也够资格了。”

    封王,王爵?

    开什么玩笑,这不是开国的时候了,封王是不可能的。

    隆庆帝沉默良久,站起身来,在书房内来回踱步,半晌,看着胡庸道:“首辅的意思是?”

    胡庸道:“陛下,早在这之前,内阁就已经猜到,陕西的捷报会越来越多,只是没想到来的如此之快,内阁之前商议的结果是,积累功绩、待平定陕西再议,但是又不能不赏,否则会寒了军心。

    陛下,无论是统兵主将,还是普通兵卒,战场搏杀,为的不过是封妻荫子,家族富贵,因此可以先封赏宁国公的家人。”

    “封妻荫子?”

    隆庆帝眼睛一亮,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将贾琮的功劳封赏了他的妻儿,就不用再册封贾琮了,相信他也会很乐意的。

    隆庆帝道:“胡爱卿的提议不错,就按你说的,封妻荫子吧。听说宁国公的小妾,前几个月刚生了一个儿子,这是他的长子,起名贾破虏,就封赏这个孩子吧。诸位爱卿觉得该如何封赏?”

    杨怀道:“陛下,就册封个正五品的云骑尉吧,一个小孩子,应该足够了。”

    这个职位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一步登天了,有些人当官一辈子都达不到这个高度。

    但是对于贾琮来说,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隆庆帝摇了摇头,冲着胡庸问道:“胡爱卿,你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