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祝得财点了点头:“好的。多年不见,正好一叙旧情。”

    位于县城东边的筠州茶楼雕梁画栋,飞檐翘角。此时一楼已坐满了茶客,人声鼎沸。苏一文与祝得财沿着木楼梯来到二楼雅座。

    雅座里,茶台与椅子都是用红酸枝木做的,墙壁上挂着的大字是临慕王羲之所写的“鹅”字,两边挂着的红木对联是:

    近水楼台先得月

    芳香树叶最清心

    雕花窗户下的酸枝案几,放着个一尺多高的青花花瓶,显得古朴幽雅。

    店小二给他们泡了龙井茶,壶盖处升起袅袅的水汽,整个房间弥漫着茶的清香。

    苏一文拿起宜兴紫砂茶壶,用滚烫的茶水洗过两个茶杯,斟了两杯,然后将一杯香茶递到祝得财面前:“请。”

    祝得财接过茶杯,浅浅地呷了一口,頓觉齿颊留香,回味无穷,连声赞道:“好茶!好茶!”

    两人便举杯对饮起来。

    多年不见,昔日两位邻村的孩子王乍地会面,千言万语,滔滔不绝,当然是先回忆儿时充满童趣的前尘往事,孩子们一起捉鱼捞虾、爬树比赛、滚铁环、拗蔗碌、对联互答……

    话题逐渐扯到现在,苏一文向祝得财问道:“我看你衣服有不少汗渍,脸上黏着尘埃,今天肯定赶了不少的路,不知你如今在哪里高就呢?”

    祝得财:“我这个人会有什么成就呢?我现在是在里洞那边干活,我姨妈在天露山脚有一个马队。我去帮她的忙,平时喂喂马,骑马替山民们将各种山货运上天露山顶的天堂圩坪做买卖,有时也带马队到南番顺那边去运货。”

    苏一文:“今天我见你在庭审退堂后,赶上去将一封书信给了知县大老爷,那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姨妈还有一项生意就是替人送快件。今天到县城来是替姨妈把恩平县衙的一封加密快件转送来新州县衙。”祝得财详细地讲述了他读完书出来工作的前因后果。

    “唉!”苏一文幽叹一声,“原来你干的是这些粗重活,难怪你是这般蓬头垢面的样子。”

    祝得财淡然地:“求两餐饭吃,我们年轻人什么都要干嘛!”

    “人活在世界上,求两餐的生活是多种多样的。”苏一文的声音转而得严肃,“依我个人之见,如果你长期卖酒、用马替人运货物,做物流,送快件,这只会枉费了你的一生。”

    祝得财不明白地:“干活挣钱,养活自己,我这样做怎能说是枉费我的一生呢?”

    苏一文:“我并不是看不起干劳力活的,但每个人在世上总有最适合他的位置。”

    祝得财不解地:“在天露山替我姨妈卖酒、喂马、骑马送货、送快件,做物流,这难道不是我在这世界上应有的位置吗?”

    苏一文惋惜地:“对其他人我不敢妄评。但我觉得你干这活是明珠暗投,大材小用。有点龙逢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之感。”

    “明珠暗投,大材小用?”祝得财琢磨片刻,并不领悟,向苏一文道,“你这话弦外有音,希望你把这话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