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剩余的一半强今种诡异却悍不畏死。

    再次一抓。

    天空中原本那些一百多个岩浆瞬间消失。

    接着灌入到自身之内。

    那些肥蛆抖落,全部向着下方的城内砸去。

    剩余的一半诡异有了加持。

    竟然再次向前一步。

    脚下的阵法发出如雷鸣的声音。

    恐怖的力量竟然在城外百里之地发出某种蘑菇云一样的云烟。

    剩余的一半诡异瞬间灰飞烟灭。

    “哼,不自量力!”

    “区区诡异,也敢进入百里禁地。”

    众参将见那一百多的诡异不过行走了两步便全部被杀光。

    纷纷松了口气。

    只有那两名将军脸色更肃穆了。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猛地转头看向城内的人们。

    原本几十万的有月坠印记的男女已经在齐齐潮起后疲惫不堪的倒在地上。

    本以为已经偃旗息鼓。

    却在那一百多强今种诡异向城外禁地行走了两步之后。

    一道道绮念的光从一些原本就身体虚弱。

    今夜又极尽缠绵、极尽释放的男人身上迸发出来。

    “吼!”

    这些原本身体就弱的男人在今夜过后透支了自己的身体。

    被南墓城地下的某种力量勾动。

    竟然开始异化起来。

    有的眼睛血红,看着身边刚才还在极尽肉欲的女人一口咬了下去。

    将其咬断脖子,汩汩的吸起血来。

    吸血后站起来,其腹部竟然出现了一个可怕的人脸。

    贴在腹部,似乎要挣扎而起。

    其力量也从一个普通人快速飞涨到请阴境甚至更高的借命境。

    腹中人首,喜乐填腹,入我腹中,解脱成性。

    此乃南墓七道之“鬼”道特征之一。

    有的男人却转身去吃养在家中的鸡等家畜。

    身上气息流转,背后生出来一头巨大的蟒身。

    赤裸的身躯上也遍布鳞片。

    双眼化为竖瞳,冰冷又无情。

    舌头变成长长的分叉的舌头,看向四周。

    五大仙附体,体内成庙、体内香火、供香奉相。

    此乃南墓七道之“庙”道特征之一。

    有的男人将身边女人一口一口吃掉。

    却突然哇的一声吐出去。

    双手的指甲变得又长又尖锐,身体也开始变得如铁一样颜色和僵硬。

    尖锐的指甲开始刨地。

    长长的指甲如切豆腐一样将脚下的土地刨开。

    精准的挖出来一具厚重的棺材。

    将那棺材一把打开,将其中已经腐烂的尸体扔出去。

    再将棺材背在自己背后,对着满月狂啸。

    背棺同修,满月性啸,与棺同命,魂藏棺体。

    此乃南墓七道之“尸”道特征之一。

    有的转身将自家所有的亲属全部咬死,挖出心脏一口一口吃掉。

    其身躯变化,皮肤转为黑色、身上冒出一个个毒疮大泡。

    身上的青筋暴起,脸上的五官全部流出血来。

    有毒脓从身上流出,将脚下的地面烧出一个个大洞。

    腹部高高隆起。

    却对着外面猛地喷出一口黑雾。

    那黑雾中飞出一只只如针眼大小的毒虫。

    这些毒虫尽管小,但却生有三只恶毒的眼睛。

    身上带着剧毒的黑雾,向着四周飞去。

    这些毒虫扑上那些无辜的居民。

    不消十几息就把那些人吸干。

    飞回来进入主人的腹部,将那些吸干的精血反馈给主人。

    那主人的境界快速的飞升。

    从一介凡人进化为请阴境、借命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