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夺舍,是修真界的禁忌。不说真人级别的大能,只要神魂力量能支撑自己离体存在,就拥有了夺舍的基础,再加上能压制目标的神魂力量,便能成功夺取他人身体,撕碎对方魂魄,掠夺神魂记忆后,就算是其至亲也很难察觉。

    这等手段可谓极端残忍,为世人所不容。试想一下,谁人没几个亲近的弟子和后辈,出趟门可能就被人吞噬一空,顶着一张似是而非的人皮回来,壳下却是不知什么玩意的内里,这谁能受得了。

    除去那些百无禁忌的魔修,正道三家皆视其为洪水猛兽,一旦发现夺舍修士,人人得而诛之。

    夺舍一道的秘法更是被销毁,踪迹难寻,这胡琛又是哪里得来的?!

    就在胡琛神魂离体,化作一道浅黄色半透明虚影扑向孙莺的时候,玄殊脸色一变。

    先前抢夺封印器还能说是宗内事务,人心贪婪,孙莺二人死在秘境中也有个解释,孙老鬼也扯不到自己二人头上来,但夺舍秘法一出,牵扯甚广,便是丹堂长老也兜不住这个烂摊子!必然引来刑罚司严查!

    真要那群人出手,怕是又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玄殊面露犹豫,背在身后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抽出剑刃,显然是动了杀心。

    与其引来刑罚司那群人,不如就在这里把这二人送走——

    剑锋呼啸着,只是银光一闪,人便闪现至孙莺二人身前,一剑斩落。

    胡琛还没能侵入到孙莺体内的小半截神魂瞬间被剑刃斩碎,发出一声尖利刺耳的悲鸣,引得远处的云沉雅都一阵头晕。

    这动静其实并未发出声响,却是胡琛神魂破碎后引发的波动,在神魂层次的异动,除了几个步虚修士,也就云沉雅神魂力量足够,探知到了胡琛的呼啸,反而被影响。

    “玄殊师兄!快来助我!这胡琛是魔道妖人,潜伏于宗内,将我和父亲蒙蔽至此,如今更是要害我性命,夺我身躯!快!只要我二人合力拿下此贼,我父亲定会重谢!”

    孙莺见玄殊忽然出手,也连忙拉拢,而一旁的云沉雅则是被忽视个彻底。

    玄殊一剑斩碎胡琛小半神魂,剩下的大部分力量顾不得损耗便瞬间涌入孙莺体内,一下子将孙莺的神魂海搞得乱七八糟,整个人脸上红白交错,面色变换不休。

    “玄殊师兄不会还相信这个女人的嘴吧?她之前为了夺取无响风铃可是打着把你二人都杀了的想法,若不是我,现在能活着几个人都不好说。与其相信这毒妇,不若与我联手,我胡琛说到做到,她能承诺的我也能!”

    孙莺脸上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那是胡琛暂时占了上风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

    “你!”

    又是一番争夺,孙莺二人在同一副身子中斗争不休,面上控制的人也不断变换。

    但不论二人如何说道,威逼利诱,玄殊都没有回答,在二人纠缠得最深,神魂几乎耗费完尽时忽然出手,一剑朝孙莺斩下!

    炙热堂皇的剑意落下,原本打的狗脑子都要漏出来的两个人猛的尖叫起来——现在两人的神魂都挤在一个身体中,被这一剑斩下去,就要一尸两命了!

    孙莺是身体的主角不提,神魂还没能离体,肉身一死她就彻底凉了,至于胡琛——

    他正看着孙莺的笑话准备撤出这具身体,毕竟夺舍是下策,孙莺资质不如自己,要不是那父女两盯上他,他也不会出此下策。回头一看不远处自己的身体已经消失不见。

    ?!!

    胡琛惊了,自己这么大一个身体呢?

    就见一直没被他放在眼里的玄殊带来的那个小徒弟,正拎着他的身体一路狂奔,眼瞅着就冲到了不远处的龙卷风前,手一扬就把他的身体丢了进去。